亚洲产品制造商或供货商所面临之输美产品责任风险
发布时间:2017-12-13
来源:本站
 

    亚洲产品制造商或供货商所面临之输美产品责任风险

前言:[1]产品责任诉讼案件之于美国,正宛如飞蛾扑火般的吸引求偿人。一旦求偿人站在美国法庭上,他/她必定会挣得一笔财富。

愈来愈多的亚洲出口厂商,尤其是那些刚进入美国市场的厂商,常发现他们很容易陷于美国所费不赀的诉讼纠缠中;动则因为产品用户的不慎或误用,导致必须支付数以百万美元赔偿的案例已经愈来愈普遍。即使厂商最后胜诉,但彼时已耗费许多的时间及诉讼抗辩费用。

很明显地,预期将可获得巨额的损害赔偿金,是美国人诉讼最大诱因。但还有下述几项美国法律制度,更促使了受害人毅然决然地诉诸法律行动:

一、原告律师采胜诉报酬制(Contingent Fee)

在此种基础下,原告与律师会事先约定:只有在打赢官司的情形下才可依被告所赔偿金额的一定比例﹝通常在30%40%间﹞为酬劳。是以,通常原告律师,必定竭尽所能的想办法要打赢这场官司,否则到头来将一无所获。然而,被告的辩护律师的收费方式,却只是以作业时间来计算报酬。

二、律师人数众多:

日本人口现约一亿两千六百万人,其律师人口至2018年底约可达五万人,而美国总人口数至本文截稿为止已超过三亿两千五百万人,其律师人口截至2011年底即已高达1,225,452人之谱,约略每265人就有一名律师可支配,足以想见其竞争必然相当的剧烈。故有人比喻美国律师为救护车的追逐者(Ambulance Chaser),每当有人送医急救时,必主动积极的争取任何为受害人兴讼的机会。因而产品责任原告律师的众多,也是该类诉讼案件增多的原因之一。

三、开庭前相关资料取得容易:

    原告可向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索取相关数据的复印件,以及要求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的受雇员工出庭做见证。若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的受雇员工也对产品的安全性有不妥的地方深切表达关心时,相信这对于产品具有瑕疵是非常有利的证辞。

四、陪审员(Jury)制度:

依美国宪法第七条之规定,凡普通法(Common Law)的诉讼,诉讼金额超过20美元时,有受陪审团裁判保障的权利。而陪审团系由一般市民选出的不谙法律的人来担任陪审员,较易流于做出同情的判决。

五、原告可选择任一被告求偿:

美国法律允许原告只向许多被告中之一方(即使该被告相较于其他被告只须负担较小之责任时),求偿全部的费用:包括律师费用。因此,即使与事故无多大关系的人,由于具有财力,在这种保障下,常常被要求负担所有的赔偿责任。所以有人亦称此种诉讼方式为:深口袋理论(Deep Pocket Theory)

六、严格侵权责任制:详见于「产品责任法」章节。

七、产品瑕疵举证容易:

1.       凡产品的设计或警告标示违反政府机构或一般工业所采用的标准时,往

往被视为产品具有瑕疵很有力的证明。

2.       美国有数以百计专为产品瑕疵做证的技术专家;在收取费用后,出庭指证产品有甚么样的瑕疵特性,并提供其专业的意见。所以,原告对于指证产品技术性上瑕疵的困扰也有了因应之道。

3.       法院多数采信原告,以因为相同产品以前所发生过类似的伤害,做为产品有问题的指证。也就是说法院并非独立审判后来发生的案件,同时法院也会采信事故发生后,产品设计的改变就是先前的产品有瑕疵的证明。

八、惩罚性赔偿金(Punitive Damages)

    加害者的侵权行为若系源于故意或重大过失者,为了防止这种行为一再发生而给予其在经济上重大的打击。所课责的制裁金,与原告求偿的损害赔偿金额无关,且无上限。有可能是损害赔偿金的几倍甚或几百倍,端视加害者的经济能力而定。

九、低廉的诉讼费用:

    美国的诉讼费用与诉讼求偿金额无关,只要数十美元到数百美元。相较于我国诉讼费用系以诉讼求偿金额的百分之一计收方式;美国原告完全无高额讼费用的压力,可肆无忌惮地要求被告动则数十万美金的损害赔偿金。

十、律师报酬当事人负担主义:

    原告、被告负担各自的律师报酬,且败方不须负担胜方的律师费用。再加上原告律师之胜诉报酬制度,使得被害者可以在几乎无经济负担之情形下提起诉讼。

经常性的陷于诉讼与高额的损害赔偿金,确实会造成产品制造商或供货商非常沉重的负担。例如:一项美国航天工业调查显示,每一架小型私人飞机每年的保费至少要花费七万美元。产品责任诉讼已迫使许多公司推展新商品于市场上,或回收安全但却造成许多诉讼的产品。是以,为了评估风险与减少可能暴露的风险,预备进军美国市场的亚洲厂商,首先应该明确掌握美国产品责任的法律环境状况。因为一个案子的判决,将会影响后续类似的求偿案件。例如:陪审团一旦认定您的某项产品有瑕疵时,将会约束所有该项产品将来其他的诉讼结果。

美国司法管辖权及于亚洲制造厂商

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的产品,是否以营销美国市场为目的,将决定其是否受制于美国司法管辖的判定。美国宪法规定:被告之商品只要有任何些微的接触该州时,即须于该州出庭抗辩。所以在Asahi Metal Industries Co. V. Superior Court 480 U.S.102 (1987) 的判例中,美国最高法院基于日本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Asahi(朝日)所贩卖予一台湾公司的轮胎气阀,虽然造成伤害,但并无意要营销于美国。故判定此案美国司法管辖并不及于日商Asahi。但若Asahi将其产品间接透过其子公司或经销商销售时,本案则另当别论,Asahi很有可能会受制于美国司法管辖。甚至于美国有些州,对于产品的设计即使只是欲意营销于美国市场时,例如:药品取得美国联邦机构的认可核准,都足以构成受美国司法管辖的约束。

总而言之,任何亚洲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不管直接或间接地贩卖商品于美国市场时,都会受制于美国司法的管辖。

不出庭判决

由于美国司法制度的复杂性,以及偏护原告而制定的产品责任法规,有些亚洲制造商或供货商以不到庭抗辩来对抗美国司法。殊不知其在美国的存货以及各种名目项下的资产,甚或在与美国有邦交国家内的存货及资产,都有可能遭扣押或于变卖后,充做损害赔偿金以补偿受害人。例如:制造商在美国之应收帐款,可能被美国法院下令扣押充抵损害赔偿金。

美国原告最近有向外国制造商直接求偿激增的趋势;这不只是因为损害赔偿金额的提升,同时也是因为许多州已于最近陆续修改法令,要求原告必须以制造商为求偿首要对象,而非经销商及零售商之故。而在这些州里的经销商以及零售商只须对受害人负过失侵权责任或违反契约担保责任。由于美国的原告有此跨越国界求偿的趋势,虽说亚洲的制造厂商可预做准备,将其所有海外资产全数移回其国内,以免事发而遭扣押。但此想法在今日国际化的商业市场里,却被视为是一种「实际上最不可能」的作法。

鉴于不出庭判决,原告几乎笃定胜诉,以及制造商或供货商随之而来的资产与存货被扣押的可能。亚洲制造商或供货商的确有非常急迫的理由,必须出庭对抗产品责任的诉讼。而不要采取消极不出庭的作为,让美国原告予取予求。只有勇于出庭应讯,制造商或供货商才有可能挑战美国司法管辖权,甚或与美国法院争论:在美国打官司,对于一外国制造厂商或供货商来说是有多么的不方便与困扰。更重要的是:只有出庭抗辩制造商或供货商,才有可能与原告争议其评估损害赔偿金的方式。假若放弃调查及反驳原告损失评估的机会,制造商或供货商将会发现整个法院的舞台上,只有原告和等着拆帐的原告律师,上演着事先编好的剧本,以博得陪审团与法官的同情与认同。可以预见的是,最后的判决金额将会远远超出原告实际上所遭受的损失。

产品责任法[2]

英美工业先进国家,其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因产品瑕疵导致第三人伤亡或财损应负赔偿责任之法律依据,以经自早期之契约责任(Liability in Contract),进展至侵权责任(Liability in Tort),进而发展至目前之严格侵权责任制(Strict Liability in Tort)

英国在年1932以前,产品制造厂商因产品瑕疵所导致的损害,依据契约相互关系(Privity of Contract)之原则,仅对于有直接契约关系之受害人负赔偿责任,对于无契约关系之第三人则不负赔偿责任。亦即产品出售人仅对直接买受人之损害负赔偿责任,对非直接买受人之损害则不负赔偿责任。至1932 Donoghue v. Stevenson一案始确立产品制造厂商应负过失侵权责任之原则:本案原告Dononghue氏在咖啡店购买被告Stevenson制造之姜汁啤酒,因该啤酒瓶为深绿色不透明,原告初饮时并未发现有任何异样,至再倒酒时竟倒出一只死蜗牛。Donoghue氏见状并想起已饮过之不洁啤酒,深受惊恐而致病,乃向制造人请求损害赔偿,并经法院判决原告胜诉。本案受害人(原告)所饮啤酒系向咖啡店购买而非直接向制造人Stevenson购买。因此,受害人仅与咖啡店有直接买卖契约关系,与制造人之间并无直接买卖契约关系,若依「契约责任」,受害人仅得向咖啡店请求赔偿,但受害人基于侵权行为而直接向制造人请求赔偿而获胜诉,是为英国确立产品侵权责任之著名判决先例。采用过失侵权责任之优点,乃在于受害第三人虽与产品制造厂无买卖契约之关系,亦可向制造人请求赔偿。惟受害人若依侵权责任案索赔,还必须证明制造人的过失。然而因为各种制造结构复杂,受害人非常困难举证制造人是否有过失,所以不易获得迅速而合理之赔偿。因此,目前英国及欧洲共同市场其他国家为保障受害人权益,大多以经已改采「严格侵权责任」。

美国继受英国法系,早年关于产品责任亦受英国「契约相互关系」理论支配,即产品制造厂商就其产品瑕疵所致契约关系人以外之第三人之损害不负赔偿责任,亦即产品制造厂商仅负契约责任而不负侵权责任。至1916年在Macpherson v. Buick Motor Co.一案,法官Cardozo始创产品制造厂商应负过失侵权责任之判例。但如前述,由于采过失责任主义受害人举证困难,保障有欠周延,因此目前美国大部份州已采「严格侵权责任制」。所谓严格侵权责任系指课以产品制造厂商或供货商较严格(即较重)之赔偿责任,在此制度下受害人请求赔偿不必证明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有过失,惟仍须证明下列三点始可获得赔偿:

(一) 产品在出售脱手时具有瑕疵。

(二) 由于产品之瑕疵而产生「不合理的危险性」。

(三) 因产品瑕疵而导致受害人之身体伤害,即瑕疵与伤害须有直接因果关系存在。

一旦陪审团认为产品制造厂商或供货商所制造供应之产品有瑕疵时,不管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是多么谨慎的避免任何的瑕疵,仍须对其产品所致之伤害负赔偿责任。

何谓产品瑕疵?

产品设计上的瑕疵

美国境内的司法管辖法院曾采取各种途径去定义设计瑕疵,但大多数的法院均采用消费者合理期待(Reasonable Expectation)法则,来测定产品的设计是否有瑕疵。倘若无法迎合消费者的合理期待,即被认为是设计上具有瑕疵。而部分法院则采风险--利益比较法则(Risk-Benefit Test),若原告能提出初步事实,证明其所受伤害的直接原因为产品设计瑕疵,而被告又无法自各种相关因素证明其产品设计的利益大于危害时,该产品将被视为有瑕疵。

计算机键盘设计不良造成用户手肘重复性压迫伤害(RSI),在美国已有上千件的求偿案件,其中不乏许多知名的计算机厂商如IBMApple ComputerCompaq Dell甚至于国内明碁计算机与宏碁计算机都在被告之列。

是以人体工学计算机键盘及在键盘加上:”Caution: Avoid prolonged use of the keyboard without breaks.Take regular breaks and keep a good posture. Consult your physician promptly if you notice any lost of motion or pain in your wrist when using the keyboard.”的字眼,也因应而生。但除了计算机键盘之外,因鼠标使用过久所造成的腕关节伤害也愈来愈多,鼠标业似乎也应未雨绸缪,以免成为下一个诉讼目标。

低频电磁波(Electromagnetic Field, EMF)对于一些人体病变的关联性虽尚未被证实,但根据美国法律界人士的估计,有关低频电磁波的产品责任问题将会下一个世纪的石棉(Asbestos)案例。

产品制造上的瑕疵:

产品在设计上并无错误,但在制造生产及质量管理过程中发生错误,而造成产品具有瑕疵时,对其因此所造成的伤害或损害,制造商或供货商须负赔偿责任。机器设备老旧,员工训练不够与品管疏忽是产品瑕疵在制造上最常见的原因。如员工未完成应该接受的教育训练,即上线从事生产工作,必定使产品的不良率增加。机器设备老旧或疏于保养,很有可能造成产品锋利的外缘、变型、不密合等等问题。

至于在品管过程中为确定有无瑕疵所为的检验,应该要有足够的设备与品管人员,以检验出可能发生的缺失。检验的方法,制造商或供货商固有选择的权利,但仍须以当时技术水准为基本原则。制造商或供货商未为充分检验,或无合格的检验人员,可委外代为检验。若委外之检验单位有疏失时,其应负专业疏失之责,制造人可藉以免责。

未尽警告说明责任的瑕疵:

虽然,美国法院在Chandler v. Hunt Food & Indus.一案中认为制造商只须对不明显的瑕疵和隐藏的危险负警告说明之责任。对于制造商或供货商不知或不可能知道的危险,或者可能发生的危险或瑕疵非常明显时,以及或者产品因不可预知之使用而具有之危险,制造商不须负警告责任。但市笔者仍然建议:对于显而易见的危险亦加以警告标示,也不失为很好的对策。

从法律面来看,产品只要具有任何不合理的危险存在,且无法以最经济或最科学的方式排除时,制造商或供货商皆应尽警告说明之责。何谓「不合理的危险」,系从使用者的角度着眼之,简言之:即一般使用者不可预期的危险。例如:一位家庭主妇心不在焉的,一边切菜,一边看电视所播出的今日股市最新动态时,不慎割伤自己的手指,菜刀割伤这位妇人是不专心切菜必然的结果,妇人也必定会责难自己的疏忽并非责怪刀刃太锋利使然。但若是菜刀的握柄不牢固松脱而造成该名妇人的伤害,就是因为不合理危险的存在所造成之结果,制造商或供货商势必要负起赔偿的责任。另外,在1995年间美国一名80余岁的老妇人,开车至麦当劳外卖部购买了一杯热咖啡后,将该杯咖啡夹于两大腿间开车回家,但很不幸的咖啡溢出造成其鼠蹊部严重烫伤。其委任的律师在一连串的调查中,发现这件烫伤案件并非第一件,过去数年当中,麦当劳已有相当多的烫伤事件发生,只是麦当劳大多以客人自己不慎或以数十至数百元的方式补偿受害人来处理之。该律师同时也发现麦当劳所贩卖咖啡的热度,着实地比其他快餐店所贩卖咖啡的热度,足足高了好几度。换言之,麦当劳所卖的咖啡具有不合理的危险存在,而麦当劳并未尽警告说明的责任,最后据说该案是以美金约八十几万之谱的金额达成合解。麦当劳从此也特别加强其所贩卖热饮的警告标示及包装,您只须稍微注意一下,在其热饮的包装上就会发现这样的字眼:Hot!! Hot!! Hot!!

至于警告或使用说明,必须清晰、以适当之方式为之,能为一般人所了解,同时在内容上要完整、实际。换言之,必须使消费者对其可能发生危险或可能和目的的使用之种类有一明确的概念。如:

?    最常使用的文字:

Danger   系代表具有重大的危险,造成严重的伤害或死亡。

Warning  系指在危险或不当的使用状况下,可能会导致严重的伤害或死

         亡。

Caution  系指在危险或不当的使用状况下,可能会导致轻微的伤害或产品或财物的损失。

?    颜色:

Red      :是指产品具高度危险

Orange   :是指产品具中度危险

Yellow   :是指产品具低度危险

?    符号及图案:

符号及图案可考虑用于克服语言的障碍或差异,以及文盲问题。可是纯粹的使用符号及图案做为标示,若会让人产生不同的联想时,应注意其单独使用的可行性。

在美国约略有七成的产品责任诉讼案件,原告系以产品未尽下述警告说明责任为由控告产品制造厂或供货商:

一、警告标示未置于危险处,故使用者无法察觉危险的存在因而受到伤害。

二、警告标示不明显,如文字太小无法阅读,或图案未以鲜明的颜色警告之。

三、警告标示文字叙述不易了解,或不清晰,或使用语言考虑不够周延。

四、警告标示不牢固,消费者或第三人使用时已不存在。

五、未告知使用者危险的严重性与可能造成的伤害。

六、未揭露如何避免危险的方法

七、未提供产品之处理或储存须知

制造商或供货商责任之抗辩

在审判中制造商或供货商对于产品责任最好的抗辩方式,就是提出证据证明其所供应或贩卖的产品并无瑕疵,以取信于法官或陪审团。如:

一、证明系使用者自己的疏忽或误用:

大多数的州在认定使用者自己确实有疏忽或误用之情事时,所实行判决赔偿的方式是依比例减去使用者自己应承担的部分后,制造商或供货商仅负责赔偿剩余的部分。但有些州在使用者自己本身疏忽的成分高于50%时,禁止做任何补偿损失的判决。而有些州却实行赔偿损失的比例不可超过使用者自身过失的比例。

二、用户或第三人任意变更产品:

以此为由若想获得免责,其前提必须是:产品的变更非制造商或供货商可合理的预期。然而有一些州却在变更产品成为产品之所以有瑕疵的理由时﹝如使用者把机器设备的安全装置移除﹞,判定制造商或供货商仍须负担赔偿责任。

三、已逾法律求偿时效:

原告对制造商或供货商产品责任的求偿时限,各州立法所订定的时限一般在一至六年之间。时效通常是以原告受害日起算,但许多州尚须等待原告发现或应可合理发现伤害以及其原因之日才开始起算之。所以医药用品以及化学品,常在数十年后才发现其所造成的伤害,消费者﹝原告﹞仍有非常充分的时间提出控诉。19601970年代美国大量使用的石棉,在1973年才发现其会造成人体胸腔的病变,美国联邦环境保护属终于在19861月宣布:屋顶用板材、地板用板材、塑料地砖、石棉水泥管、衣类即刻禁止使用石棉,就是一最佳例证。

四、产品的设计已符合当时的技术水准:

制造商或供货商可以证明:无法以当时的技术水准预期有这样的危险存在。

五、使用者自愿承担危险:

产品已很充分的警告使用者,如何的安全使用产品以避免危险的发生。但使用者依然我行我素的滥用,以致造成伤害。

六、买卖契约免责的约定:

制造商或供货商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契约上已事先言明其责任的限制来做抗辩。买卖契约免责的约定仅能约束财物损害或商业上的损失,且免责约定所涉及的规定,相当复杂,各州也有不同的要求,但不能免除消费者对于人身伤害的求偿权。

结语

由于亚洲制商或供货商正渐渐扩大其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然而在美国损害赔偿金额节节高升的同时;美国的律师也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亚洲制造商与供货商,等待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产品责任诉讼的泥沼里,好让原告与律师进行大肆的剥削。预计在亚洲制造商与供货商输美产品项目增加之际,在高额损害赔偿金的激励之下,未来十年内,亚洲的制造商与供货商必将面临成长迅速的产品责任求偿。是以,对于美国产品责任法律环境的认识,与具备一套完善的风险管理因应之道,是进军与扩大美国市场利基不可或缺的成功要素之一。

前述乃笔者对于美国产品责任的诉讼环境,及其特殊的法律背景,提出一些初浅的看法,以供电器、电子、电机产业等业界人士中,意欲发展或已进入美国市场的企业经营者,一些借镜与参考。藉希业者能够共同的正视产品责任问题的存在与发生的可能性,并更加强:

产品设计与制造的安全考虑;

品质控管;

经营管理;

文件与程序管理;

产品的使用说明书、警告标示与担保事项的制作;

外部文件控管;产品回收与确认能力的规划;

自我稽核、员工与供货商产品责任教育训练;

产品安全评估与测试;

契约风险移转;

客诉处理与数据的收集分析;

等等与产品责任息息相关的课题。

    



[1] Perkins Coie Lawyers, USA, 1999, Steven S. Bell, Nicholas V. Chen & Marcus Woo

[2] 保险事业发展中心,意外保险训练教材 第一辑